《温州市都市报》11月10日第18版报道我校承办的创客文化节
发表时间:2014-11-11 |浏览次数

谁是创客?

是开创了电脑帝国的比尔·盖茨?

还是那个曾经说“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”的乔布斯?

2014618,奥巴马在白宫首次举办了创客嘉年华,来自美国25个州的100多名创客,让奥巴马看到了“美国制造”的未来。

100多天后,2014116日,温州市首届青少年创客文化节在温州市实验中学举行。

一群朝气蓬勃的校园创客,让我们看到了科技改变生活的力量。

校园创客

1创客进课堂 孩子们玩出新花样

“别看这片小小的传感器,当花盆里的土壤湿度不够时,传感器会传送指令,让导管自动吸入水缸里的水浇灌盆栽,并在土壤湿度达到一定程度时,自动停止灌水。”当天,在实验中学创客教室,该校八年级学生王弈棋兴奋地解说一款自动浇水植物装置。弈棋说,这款智能装置的配件,是老师从网上买的,而连接传感器的电路板中存贮的控制程序,则是学校创客社团的学生和老师共同开发的,身为创客社团的一员,弈棋很有存在感。

弈棋所在的创客教室,更像一个创意工作室,3D打印机、数控切割机、智能控制电灯、导电墨水、智能机器人等带着科技基因的设备随处可见。弈棋和他的伙伴们不是在玩游戏,而是在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“创客运动”。

从玩游戏入迷,到开发游戏上瘾,每天午休时间,该校八年级学生夏烨豪,都会跑到学校创客教室抢位置。利用几节信息课的时间,烨豪将原本只能用键盘控制的手游“密室逃脱”,通过自己编辑的scratch程序,改成了可以声控或磁铁控制的更新版,为此他一举成为校园里的红人。八年级学业紧张,还想努力一把拼重点高中的烨豪说,每天中午的创客时间是他最好的放松。“其实做创客不只是玩,我感觉我的逻辑能力和数学能力都有提升。”

“或许此时,美国的孩子也在玩导电墨水,而我们的学生可以把绘画与电路知识相结合,将艺术与科技知识跨界,将导电墨水玩出了新花样。乐于分享且开源的创客世界,一下子缩短了我们的课堂与国际间的差距。” 实验中学信息学老师戴小红说,她前段时间在一个创客网站发现一种纸电路,试着在淘宝上找这种材料,结果发现成本非常低廉。可爱的“中国制造”让孩子们玩创客,少了许多成本压力。

2每个人眼中 都有一个创客

“创客”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“Maker”,是指热爱分享和动手,敢于将自己独到的想法在现实中制作出来。

创客最早起源于美国硅谷,英特尔、苹果、微软等科技巨头的创始人物,都曾是典型的创客,他们创造出了众多改变世界的产品和发明。如今,将创意点子从脑子“搬上”桌子的不再只是几个原创者的专利,越来越多的原创者愿意通过网络公开代码的方式分享创意,创客运动开始走向世界。2011年起,一批草根信息学教师成为创客先锋,创客运动开始向教育渗透。

温州中学的信息教师谢作如是最早投身创客界的老师之一。在谢作如眼里,创客就是一门综合实践课程,在创客空间,学生把一个创意变成现实的过程,正是他们将学到的信息学、数学、物理和化学等多学科的知识用于实践的最好的载体。谢作如说:创客教育的发展,要得益于两个条件:首先是开源硬件、3D打印机以及易于学会的编程语言,让学生们动手创造更加简便。其次是在线教育的发展,让课堂不再是教师讲授知识的场所。曾经他带着学生通过网络现场直播一个小鸡孵化的实验,与全国的创客一起分享过程。

实验中学副校长黄慧,自认是个不懂科技的人,但她却不遗余力地推动创客教育进校园,并将此做成学校的一门校本课程。

2012年开始,实验中学先后开设了《scratch多媒体编程》、《机器人》、《PHP网页编程》、《我做主编》和《电子制作》等信息学校本课程,并在校本课程基础上开展了创客社团活动,培养了一批能玩出点名堂的小创客。黄慧说,孩子们作品的价值并不在于它的技术含量有多高,学校的创客空间只是播下一颗种子,希望把孩子内心的创意激发出来。

3创客教父:每个孩子 都有当创客的潜质

一副黑框眼镜,油光发亮的前额一如他深藏的智慧一般闪亮。被誉为中国创客文化的教父、中国第一家创客空间——上海新车间联合创始人李大维也出现在了青少年创客文化节的现场。他曾参与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交互式多媒体项目、迪斯尼虚拟世界、facebook的社交应用等设计。在李大维看来,每个孩子都有当创客的潜质。而他的创客基因,是从小时候拆装玩具时培养的。N年前初为人父的他,开始编写一些教自己孩子设计游戏和动画的课程,为此开发了图形化的编程软件ArduBlock,并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父母,玩着玩着就玩出了“新车间”。

“当很多的技术与专利的壁垒被打破,科技平民化之后,创意才会被无限激发出来。”李大维认为,这些校园创客将来不一定会成为发明家,但善于运用科技,乐于分享的创客精神,会在他们这一代推动整个社会科技的加速发展。

4创客是一个支点 可以撬动教育改革?

满脸学生气的徐持衡,是温州实验中学、温州中学校友,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。他现在的身份是北京一家计算机视觉开发机构sensetime的联合创始人。中学大学时代他多次参与机器人小车足球赛,曾获单项赛事亚军,还代表清华大学组队参与ASC13超级计算机竞赛获得冠军。高三时,他创办了温中科技制作社(温中DF创客空间的前身),并用自己的奖学金置办科技社的第一批仪器装备。在谢作如老师眼中,他是最符合创客精神的温州最早的校园创客。

今年6月,谢持衡的团队开发的人脸图像处理系统,人脸识别精确率达到99.15%,风头盖过“脸书”,因此获得1000万美元的专业风投基金。三星、华为、新浪等IT企业也纷纷向他们伸出橄榄枝。徐持衡的创客经历,让所有聆听他讲座的实验中学的学生热血沸腾。

有媒体预测,未来10年,人们会将网络的智慧用于现实世界,“创客运动”将扮演助推器的角色,推动划时代全民创造新浪潮,掀起新一轮工业革命。创客教育,又会将学生推向怎样的未来?

在实验中学校长吴君宏的眼里,创客教育只是一个支点,一个慢慢撬开应试教育的支点。让孩子在自由的空间,寻找自己要做的事,为兴趣而学,才能真正激发他们的内趋力,激发学生无限的潜能。

当很多人感慨美国总统不遗余力推动创客教育的同时,谢作如却从中看到了中国创客教育的希望。“美国教育是州立政策,奥巴马的想法,各个州的教育部门不一定会买账。” 教育是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。自认为草根的谢作如称,草根的力量尽管薄弱,但也在沉闷的应试体制下看到了一扇徐徐打开的窗户。2013年起,最先由国内一批信息教师自发推广的创客编程软件scratch被编入全国多个省市的信息学教材;2014年温州市青少年科技节比赛,小学组原先的现场手抄报比赛项目被Scratch现场编程所替代。教育部门称,创客将列入中小学科技节的比赛项目。

夏子/文 黄攀/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